乳癌治療人工血管卡管拆不拆?


乳癌治療人工血管卡管拆不拆?

乳癌治療人工血管拆不拆? 調查:7成癌友想擺脫

NOW健康 -2019-06-28 00:00:00

小心,胸部瘀青恐是乳癌的警訊!65歲玉燕女士去年左側乳房莫名出現5元硬幣大小的瘀青,原以為是不小心撞傷所致,但瘀青久久未消,就醫確診為早期HER2乳癌,腫瘤直徑約3.8公分且癌細胞已侵犯淋巴。

除了接受手術切除病灶,還要接受化療、標靶藥物治療,也必須裝上人工血管,以便藥物輸入體內,可卻多次感染而引起發燒和嘔吐,相當令人難受。

乳癌防治基金會董事長張金堅教授表示,在乳癌治療中,人工血管是必備的工具之一,如何降低因人工血管所帶來的不適症狀,一直是醫界關注的議題。

乳癌防治基金會公布1項以台灣乳癌病友為對象,所進行的人工血管裝置問卷調查報告,結果顯示,只要情況許可,7成癌友希望盡快移除人工血管,如果出現過感染症狀,則是百分之百希望遠離人工血管。

調查也發現,除了感染等併發症之外,5成2病友認為,人工血管會影響手臂的活動,只能做一些輕鬆的家事和運動;4成3會覺得有異物感、不舒服,睡覺時需常常調整姿勢。

有4成病友認為,人工血管可拆卻不拆,這讓自己覺得自己還在生病;甚至約2成病友常因裝置人工血管而感到心情不好。此外,不少乳癌患者必須定期回診、沖洗人工血管而影響工作。

羅東博愛醫院副院長葉顯堂說明,人工血管的「拆」與「留」,就是生活品質和癌症復發機率的一場拉拒戰。以乳癌類型中惡性較高的HER2陽性乳癌為例,過去醫界認為患者在完成半年的化學治療和1年的標靶治療後,人工血管仍需留置體內2年以上,以免癌症復發時需重新找位置裝設人工血管的麻煩。

隨著醫藥進步,HER2陽性乳癌邁入化療合併標靶治療的時代,患者復發風險大幅下降,越來越多醫師傾向「能及早拆就拆,有需要再裝」,因為人工血管的拆裝過程很簡單,患者沒必要為了小小的復發風險,而長期犧牲生活品質。

此外,皮下注射劑型乳癌標靶藥物的問世,藥物已不需經靜脈輸注,也能發揮相同的抗癌效果,有機會讓人工血管在化療結束後即拆除,早點揮別「管束生活」。

相較於傳統靜脈注射劑型的乳癌標靶藥,從沖洗人工血管、配藥至等待藥物慢慢滴進靜脈血管中,需耗費數個小時。如果施打皮下注射劑型標靶藥,則只要5分鐘,就像是打預防針一樣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人工血管留置體內可能造成的潛在風險包括:感染、導管脫落、導管斷裂、復發性胸腔積液、血栓等。乳癌防治基金會強調,雖然儘早拆除人工血管是絕大多數乳癌病友的冀盼,但每個人的病況和照護情況不同,建議患者先與醫師充分溝通,再決定合適的人工血管拆卸時機,盡可能保持位於天平上疾病照護和生活品質的平衡。

乳癌治療卡管困擾 新型標靶藥可選擇

健康醫療網/記者黃翎娟報導2019年6月28日 上午10:15

【健康醫療網/記者黃翎娟報導】現年65歲玉燕女士,去年左側乳房莫名出現5塊錢硬幣大小的瘀青,就醫確診為早期HER2乳癌,腫瘤直徑約3.8公分且癌細胞已侵犯淋巴,手術切除病灶後需接續化療和標靶藥物治療。然而,在術後藥物治療期間,卻因多次人工血管感染而引起發燒和嘔吐等不適,直到完成化療,在醫師評估下拆除人工血管,將剩餘的標靶治療以新劑型藥物替代,才終於擺脫反覆感染和行動「卡管」的困擾。

人工血管影響生活品質 6成患者渴望一年內拆除

乳癌防治基金會公布一項以台灣乳癌病友為對象,所進行的人工血管裝置問卷調查報告,董事長張金堅教授說明,調查結果顯示,若在情況許可之下,74%癌友希望能盡快移除人工血管,且如有新的治療選擇出現,期待早日完成移除心願者更高達99%。其中,曾經發生過人工血管併發症的病友,100%都希望拔除;根據調查顯示,近五成的病友因為人工血管而影響手臂活動、異物感、影響睡眠等困擾;另外,有工作的乳癌患者之中,就有五成的患者曾經因需定期回醫院沖洗人工血管而影響工作。

新劑型標靶藥新選擇 助患者提早拆除人工血管

羅東博愛醫院副院長葉顯堂表示,是否拆除人工血管,是生活品質和癌症復發機率的拉拒戰。以乳癌類型中惡性較高的HER2陽性乳癌為例,過去醫界認為患者在完成半年的化學治療和一年的標靶治療後,人工血管仍需留置體內2年以上,以免癌症復發時需重新找位置裝設人工血管的麻煩。但隨著醫藥進步,HER2陽性乳癌邁入化療合併標靶治療的時代,患者復發風險已大幅下降,越來越多醫師傾向「能及早拆就拆,有需要再裝」的作法,認為人工血管的拆裝過程簡單,不需要擔憂復發風險,而長期犧牲生活品質。

拆除時機要考量復發率及生活品質

葉顯堂副院長表示,拆除人工血管的時機點有二,一為HER2陽性乳癌患者確診或復發時,標準需同時接受約半年化療和一年的標靶治療,當兩種治療都結束,人工血管即可功臣身退,二則受惠於先進的醫藥研發技術,隨著簡單快速皮下注射劑型乳癌標靶藥物的問世,藥物不需經靜脈輸注也能發揮相同的抗癌效果,有機會讓人工血管在化療結束後即拆除。乳癌防治基金會強調,雖大多數乳癌病友期盼能夠盡早拆除人工血管,而新劑型標靶藥物的發明,也有機會縮短人工血管留置人體的時間,但因每個人的病況和照護情況不同,建議患者先與醫師充分溝通,再決定合適的人工血管拆卸時機。

乳癌也有「卡管」困擾!掌握2個時機點,擺脫管束人生

華人健康網/記者黃曼瑩/台北報導 2019.06.27 14:00

乳癌患者也有「卡管」的困擾!乳癌治療中,人工血管是常見且必備的工具之一,而在化療甚至標靶治療後繼續留置人工血管,卻大有人在。不僅可能會擔心感染、血栓形成等併發症之外,也會影響生活行動。乳癌病友的人工血管該不該拆?何時拆?醫師表示,掌握2個時機點,可以提早揮別「管束人生」。

乳癌防治基金會董事長張金堅教授、羅東博愛醫院副院長葉顯堂和患者合影。

1名65歲的玉燕女士,曾經在乳癌治療中因為靠人工血管輸注標靶藥物,而吃了不少苦頭,甚至有幾次打脖子靜脈血管時,覺得「痛死了」!她去年左側乳房莫名出現5塊錢硬幣大小的瘀青,就醫確診為早期HER2乳癌,腫瘤直徑約3.8公分且癌細胞已侵犯淋巴,手術切除病灶後需接續化療和標靶藥物治療。在術後藥物治療期間,卻因多次人工血管感染,而引起發燒和嘔吐等不適,直到完成化療。

後來,在醫師評估下拆除人工血管,將剩餘的標靶治療以新劑型藥物替代,才擺脫反覆感染和行動「卡管」的困擾,不但恢復正常的行動力,也減少了感染的風險。

調查:74%乳癌癌友希望能盡快移除人工血管

乳癌防治基金會公布一項人工血管裝置問卷調查報告,乳癌防治基金會董事長張金堅教授表示,調查結果顯示,在情況許可之下,74%癌友希望能盡快移除人工血管,且如果有新的治療選擇出現,期待早日完成移除心願者更高達99%。其中,曾經發生過人工血管併發症的病友,100%都希望拔除,更有6成渴望一年內或更早拆除人工血管。

調查也發現,希望早日拆除的原因除了感染等併發症之外,52%的病友認為人工血管影響手臂的活動;43%病友覺得有異物感、不舒服,睡覺時需常常調整姿勢。甚至約2成病友常因裝置人工血管而感到心情不好。

65歲的玉燕女士(右一),曾經在乳癌治療中因為靠人工血管輸注標靶藥物,而吃了不少苦頭,甚至有幾次打脖子靜脈血管時,覺得「痛死了」!

乳癌病友人工血管該不該拆?何時拆?

乳癌病友的人工血管該不該拆?何時拆?一直是醫界討論的話題。張金堅教授表示,乳癌治療會用到多種靜脈注射型藥物,而為減少患者挨針次數、縮短護理人員查找血管的時間,以及減少反覆打點滴引起的瘀血或出血等問題,科學家便發明了人工血管及其用法。然而,人工血管對人體來說畢竟是一個異物,研究已發現人工血管長期留置體內,可能增加感染、血栓形成和血管阻塞、血胸或氣胸等潛在風險。

羅東博愛醫院副院長葉顯堂表示,人工血管的「拆」與「留」,是生活品質和癌症復發機率的拉拒戰。以乳癌類型中惡性較高的HER2陽性乳癌為例,過去醫界認為患者在完成半年的化學治療和一年的標靶治療後,人工血管仍需留置體內2年以上,以免癌症復發時需重新找位置裝設人工血管的麻煩。但是,隨著醫藥進步,HER2陽性乳癌邁入化療合併標靶治療的時代,患者復發風險已大幅下降,越來越多醫師傾向「能及早拆就拆,有需要再裝」的作法。

【拆除人工血管2個時機點】:

第1個時機點:HER2陽性乳癌患者確診或復發時,標準需同時接受約半年化療和一年的標靶治療,當兩種治療都結束,人工血管即可功臣身退,是為第一個時機點。

第2個時機點:皮下注射劑型乳癌標靶藥物的問世,藥物不需經靜脈輸注也能發揮相同的抗癌效果,有機會讓人工血管在化療結束後即拆除。

相較於傳統靜脈注射劑型的乳癌標靶藥,從沖洗人工血管、配藥至等待藥物慢慢滴進靜脈血管中,過程需耗費數個小時,患者每次施打皮下注射劑型標靶藥只要5分鐘,過程就像打預防針一樣簡單又快速。

雖然儘早拆除人工血管是絕大多數乳癌病友的冀盼,新劑型標靶藥物的發明也有機會縮短人工血管留置人體的時間,但每個人的病況和照護情況不同,建議患者先與醫師充分溝通,再決定合適的人工血管拆卸時機。

裝人工血管逾2年 4成3病友難忍異物感

2019-06-27 14:16聯合晚報 記者簡浩正/台北報導

許多病友裝設人工血管後,會有異物感。圖為情境照。 圖/聯合報系資料照片許多病友裝設人工血管後,會有異物感。圖為情境照。 圖/聯合報系資料照片

人工血管是乳癌治療中的必備工具,可減少癌友挨針次數外,也縮短護理人員找血管時間,不過臨床許多病友治療後人工血管續留兩年以上,生活處處受限,七成四患者盼盡快移除。醫師表示,隨醫藥進步,HER2陽性乳癌復發風險已大幅下降。約一年半治療結束後,人工血管即可先拆除。

乳癌防治基金會今公布對乳癌患者所做的人工血管裝置調查,董事長張金堅表示,在情況許可之下,74%患者希望盡快移除人工血管;曾發生過人工血管併發症的患者更是100%希望早日擺脫人工血管的束縛。

張金堅說,乳癌治療藥物多為「靜脈注射針劑」,而透過植入式人工血管替代正常血管,有助降低不良事件發生,但續留人工血管時有感染、導管脫落等潛在風險。

該調查進一步了解患者想早日拆除人工血管的原因,除了擔心感染等併發症外,52%的病友認為人工血管影響手臂活動,43%病友覺得有異物感、睡覺時需常調整姿勢。另有40%病友認為人工血管不拆,會覺得自己還在生病而心情不好、也影響工作。

人工血管何時拆較適合?羅東博愛醫院副院長葉顯堂表示,以乳癌類型中惡性較高的HER2陽性乳癌為例,因HER2有較高復發及轉移的機率,過去醫界認為患者在完成半年的化學治療和一年的標靶治療後,人工血管仍需留置體內2年以上,以免復發時需重找位置裝設人工血管。

    文章標籤

    乳癌 人工血管 卡管

    全站熱搜


    分享在 facebook
    Facebook
    分享在 telegram
    Telegram
    分享在 twitter
    Twitter
    分享在 email
    Email

    相關文章